Blackjack!

首页 UAPP message Q & A 归档 RSS
1/15

突然的失眠

闭上双眼,在那半睡半醒之际,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问道:“如果让你挑一个名字,那个人便会进入你的美梦,你会选谁?” 我张开嘴,想要说出那个最近常常出现的名字,但瞬间所有思绪像是被真空抽干了。本能为了这个美梦,使劲让脑子运转起来“算,这个记不起来便换一个。”这空白来的如此触不及防,数张熟悉的脸庞从眼前掠过,可偏偏这些人儿都在这个瞬间变得如此陌生,就像是从未认识过。 微张开的嘴唇开始越发干燥起来,喉咙正努力想要发出声音,突然间感觉像是被一只强劲有力的手掐住了脖子,猛地一下子将整个人扔进峡谷中,而好像只要我能说出那些个名字中随意的一个,我就能得救。可是慌乱中脑袋依旧空白一片。 坠落感让人猛地瞪开双眼。伸手抓来手表一看,距方才躺下已过去了半个多小时。此刻,那些个名字像咒语般回印到脑海里,为了不再忘记,在心里使劲地默念着。一不小心,整个人就清醒了过来。接下来等着我的,正是那一个犹如峡谷一般黑暗的长夜。可是那咒语已无法带我入梦,纵便再多想几个名字,也无补于事......

沉重

有些爱 并不是轻松欢愉的样子 没有清晨眼里情人的睡脸 没有日常相互的打闹 没有甜蜜相拥互道情话 没有所谓正常爱情当中的一切 有的只是 借酒浇愁直至醉醺的时刻 有人哭 有人愿意为之抹泪 有人醉 有人愿意让之依靠 夜深送她回家 在大街上晃晃悠悠 走不动了就坐在道边 只有这时候 才能够拥她入怀 才能够借酒倾吐 才能够看似相爱 第二天 一切还原 两人依旧只能还是 普通朋友 。

当生活紧绷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算是吃饭时候夹菜不小心掉到地上,都足以毁了一切看似平静的日子。

去每每听到阿妈阿兄说我的性格跟阿父很像的时候,内心第一反应就是“有没有搞错?”不过,这或许就是我并非垃圾堆里捡来的铁证吧。 阿妈总是说我小时候挨阿父打没有阿兄挨打那么多。我始终觉得阿妈讲的不是真的,否则,在我迟来的那一年,阿兄你是怎么过的?为什么我记事起我就总觉得挨打的那个是我呢?哈哈哈,还是说公公嫲嫲帮我挡掉不少?隐约还记得小时候每次挨揍,似乎都是跟阿父有冲突的。看来年幼时的我在“权威”面前已经是这么的无所畏惧。为何总会有冲突?或许是父子都牛一样的倔,而且怒点又低的原因吧。阿父那青筋凸起的手背,长茧的手掌,就连扇在脸上短短那零点几秒,都能感受到因为怒气的抖动。一方年轻气盛,一方年幼无知;一方忍无可忍,一方担惊受怕。每次冲突,都以我怂结束。甚至是最近的一次直接“对抗”,上次借清明请假回汕,我是否一同去扫墓的短短争吵,“翼硬”的我还是摇头认怂。儿时的无可奈何已然不再,却是想着不要让阿父怒火攻心的好。 阿父比较爱耍酷,明明自己是在乎的不行,却常常假装事不关己。或许得益于那个年代,集体大于个人的精神熏陶吧。然后嘴边总挂着“我是无所谓啊,我只是想要你(们)舒服点嘛。”每当事情不往他意愿发展,就会说“我们家是很民主的。”然后“事不关己”的在笑。殊不知,这已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为何会知道这是暴风雨?多年的实例验证,总会有人来点燃这把火,要么是阿妈,要么是阿兄,要么是我。哈哈哈哈,或许是这么些年来的相爱相杀,怒气已经被我们磨灭不少了,可是装酷这点倒还是一点没变。因为是家里人,大家都心照。 阿父上辈子一定是造福过人类的伟人,要不解释不了他那么宏观的思想。熬过了抚养我们两兄弟成人的苦日子,并且赶上了科技日新月异的年代,终于迎来了他思想表达的大爆发,家庭微信群里从不缺人生领悟的话题。不管是否有回应,阿父还是很乐于分享他的想法的。关于他上辈子是伟人,还有另外一个论证,如果不是的话,他应该是娶不到阿妈的,哈哈哈哈。 父亲节快乐啦。

我倾尽了我的一切,多害怕结果是...

Fight for those who cannot: 人类的这种高尚美德看似崇高,但是仔细想想,其实还是一个保存自己物种得以繁衍的行为。强者毕竟是少数,为保存血脉,就需要为弱者们去战斗。不过,这似乎只是用于本族内而言。如果跨越族群种类呢?为无力抵抗者战斗究竟为何?所谓的公平么?

现在每次喝完罐装啤酒,都要把易拉罐拉环放回罐子里面,听着它掉进去之后“咔喇”的响声,“还它一个灵魂”。 夜深人静时,总有人会给自己的生活做做修饰,美好的像似加过滤镜,悲情的犹如褪去色彩。音乐响起那一刻,情绪又怎能没有丝毫波动?很是像“噗哧”一声打开易拉罐,融在酒中的二氧化碳应声躁起,涌向开口,漫出铝罐。还来不及吸掉,啤酒带着它的泡沫顺着罐身流下,滑过握着罐身的手。就算慌忙中找来纸巾擦干,罐身和手还是黏糊糊的让人烦躁。一口一口的喝啤酒的时候,把拉环穿过食指把弄。明知拉环片的锋利,却忍不住时不时用拇指摸过,然后看看自己手指有没有被划破。不知多久之后,再次拿起罐子,小吃惊已经把酒喝完了,却还是往嘴里送去,仰头,“呼呼”几声,把铝罐里面所剩的几滴啤酒吸入口中。轻轻“咔”的一声,罐子被放到桌上,这时手还没有放开,食指在那锋利的开口上磨着,想要脱下刚刚穿着的拉环。拉环滑至指尖时候,拇指顺势移向食指,捏住拉环,然后慢慢送进开口,双指放开,“咔喇”。然后把罐子推向方才已经喝完的几个酒罐那边。注视几秒,数着刚才被自己还回去的灵魂。 音乐还在播放。左手绕过蜷着的双腿抱住右臂,下巴靠在右膝盖上,脑袋往左边歪着,脸颊就贴着左膝盖,目光慢慢从酒罐上移开。也不知要往哪看,干脆闭上了眼睛......几分钟后,腿都麻了,左手一松,双脚顺势滑下椅子,屁股“噔”一下就坐回椅子上。后背重新靠回靠背,双手放在把手上,惺忪的眼睛缓慢的眨了几下。方才还感觉充实的胸前突然空寥寥。随便拿起桌上的铝罐摇了摇,“咔喇咔喇”地响。 “哼哼...灵魂还你了......”

假如世界末日来临,人类只能有7个名额的幸存者,你会不会占有一个名额?为什么?

愚人节

今日4月1号,是不是说什么都不会被当真? 很烦那些为我生活操心的想法,说法,看法。 为什么,我的生活你们要这么用心的去烦恼?从小就这般,为何? 每一次反叛,为何你们总是听不见我的声音? 是不是真的只有相逼的时候才能听见我的想法? 非得撕破脸皮吗? “想要改变世界,先要改变自己。”这话说的其实就是,不要总想着改变别人,改变环境,让自己换个角度,从别的角度出发,说不定就能接受人家的想法了。 我明白这些人对我担心的原因,但是,这些在我的三观中都是站不住脚跟的。于是,我才选择从我们的关系出发去看待这件事情。我们是家人,你们都是我愿意舍身去挡子弹的亲人。在这个角度出发,当我最大忍耐能说的只有那句“再说吧”,为何你们听不见我的无奈。难道你们看到我捂住自己的灵魂去将就你们的看法,才是所谓的正解吗? 或许因为我们真的是一家人,才传承者如此固执的基因吧。

One less doesn't mean nothing............

亂語

兒時,使勁掙脫身上的桎梏,為了所謂的自由。 現在長大了,卻給自己加上各種制約,為了讓生活有個較為明確的方向。 無知,很多時候真的是勇氣,自信的原因。 不過,當有所知曉後,無知反而成為了恐懼的根源。知道了穩定生活的安逸,便會對漂泊不定的生活畏首畏腳。一旦進入了安全區,未知外界的所有都似乎成了無所謂的理由。 現在反思,兒時所嚮往的自由,是什麼?

为何晚上思绪想法总是那么多 精彩的时候让人亢奋不已 低落的时候让人无从适应 为何在这样复杂的情况下作出的决定总是容易被推翻 为何做出的决定总是会不断需要重新思考 是人变得犹豫不决了? 还是人变得更加谨慎小心了? 无从得知 但是 情绪起伏的时候 尽量不要做太大的决定

Your path sohuld be your goal.

記2016年中秋

晚班飛機盤旋上升,衝進半空的霧霾。從窗口望去,地上城市的燈光漸漸模糊,縱便瞇起眼使勁尋找,卻也未能在離開這座城市的上空之前,找到這兩天踏過的地方。 對我而言,這是座充滿離別的城。大學四年,八個學期,來來往往,總有感傷。還以為自己畢業後不會回來了,也沒有理由回來了。今年中秋重回這片土地,卻因這個沒有緣由的決定驚喜了一番,有如阿甘正傳中所說,生活就是一盒巧克力。 所以,日後如果再來,至少我不會再苦惱為何而來。

Be care for what you wish for, cuz you just might get it all. And then some you don't want...

应该是不相不干的人 为何如此纳闷 即将离去的人 为何执着 洗洗 睡吧

“真理”与“事实”,嗯...这将又是一场有意思的思考。

Have you ever had this kind of feeling, that you're just feeling sad, but you don't know to who you can talk?

稳定的生活

“人一旦摆脱了时钟的束缚,反而会变成这样。”-《嫌疑人X的献身》 数个礼拜前的一个晚上,在挤牙膏的时候,对着镜子的我不禁有这样的感慨:这个动作,重复过多少遍了?那晚,睡的很不安心。 自从考完试,生活又顺势卷入日常的循环。因为太过熟悉,反而觉得把这理所当然的一切无视。 闹钟每天同一个时间响起,一样困难地起身(或许有次半次是很容易就起来吧),拖着未睡醒的身体走向洗手间,挤出一般大小量的牙膏,盯着镜子,手腕是同样的力气拿牙刷在嘴里刷同样次数的来回,漱口同样次数,洗把脸,准备好出门,迈着同样的脚步走向同样的工作地点。同样的地方吃同样的早午晚饭(即使不同,强大的习惯力也让人第一时间想起那些东西)。同样的时间下班,同样的路途回到家里,做同样的事情。晚上洗澡站在花洒下,搞不好和昨天站的位置丝毫不差,时间也可能是一般的长短。回屋再磨蹭下,差不多的时间又去洗手间刷牙...然后准备睡觉。 估计大多数人的生活亦是如此,在把它写出来之前,确实还没有意识到,我们已经如齿轮般准确地转动起来,在所谓社会的这个庞然大物的机器里面,然而,就算少了那个齿轮,都没差。 不过,一旦意识到这样子的循环,躁动不安的内心就开始焦虑起来了...这样安稳的生活,不就是长辈们常常提到,希望过上的日子么?为何面对这般的稳定,内心反而不安起来了?